• <source id="wi0eo"></source>
  • <u id="wi0eo"><tt id="wi0eo"></tt></u>
  • <button id="wi0eo"><code id="wi0eo"></code></button>
  • 【庆祝改革开放40年】丹巴绕旦:38载家庭办学,让唐卡艺术发扬光大
    来源:中国民族报 □ 本报记者 王珍 发布日期:2018-11-12浏览()人次 投稿收藏

      人物简介

      丹巴绕旦,藏族,出生于西藏曲松的绘画世家,勉唐派唐卡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原西藏大学艺术系藏美教研室主任、教授。代表作品有《地球》《吉祥天母》《布袋和尚》《团结》等。著述有《西藏绘画教材——实践精华》《西藏美术史略》《汉藏藏汉美术词典》等。

    丹巴绕旦作品 资料图片

      丹巴绕旦个头不高,长得瘦瘦小小的,不说话的时候,安静得犹如他所绘的唐卡——静默无言却气象万千。

      在西藏唐卡的发展史上,丹巴绕旦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标志性人物:他出生于绘画世家,是勉唐派唐卡的首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;他是西藏大学首位唐卡硕士研究生导师,建立了西藏传统绘画的教学体系;他打破唐卡艺术只在家族内部传承的旧俗,开办了免费的家庭唐卡学校,让唐卡艺术不断地开枝散叶、发展壮大。

      改革开放40年来,丹巴绕旦见证了唐卡市场从无人问津到炙手可热的变化。对此,年近80的丹巴绕旦既欣慰又冷静,他不反对唐卡的市场化,但他也再三强调,作为一种艺术品,艺术性始终是唐卡的第一属性。

      在绘画世家成长起来的唐卡大师

      过去,西藏山南市曲松县有一个名叫“艾”的地方,是闻名全藏的艺术之乡。那里的人们世代以艺术创作为生。在众多传承谱系中,来自艾地的“卡朵”家族声名显赫。

      “卡朵”,藏语意为“颜色”。丹巴绕旦的祖父乌钦·次仁久吴,就是卡朵家族的第一位宫廷画师。1904年,他跟随十三世达赖喇嘛前往北京觐见慈禧太后,用唐卡记录了这一历史事件。尽管他创作的绘有慈禧太后的唐卡未能保存下来,但在拉萨罗布林卡的一幅壁画中,却记录了乌钦·次仁久吴以画记史的精彩故事。

      丹巴绕旦的父亲仲多·格桑诺布是次子,在布达拉宫脚下的雪堆白任职,曾为十三世达赖喇嘛设计灵塔,并为西藏地方政府设计藏银一百两、二十五两套色纸币,现已被列为国家二级文物。

      1941年,丹巴绕旦降生在这个绘画世家。他6岁开始学习藏文,11岁进入私塾上学,晚上回来跟随父亲学习绘画技法与造像量度理论知识。

      唐卡是藏族独有的一种卷轴绘画。在西藏牧民的心中,一幅唐卡就是一座可以移动的佛堂。唐卡的绘制要严格遵循造像量度,即佛像的身量比例。唐卡所描绘的佛、菩萨多达639尊,再加上这些佛、菩萨的各种变身,一位唐卡画师实际要掌握佛像、菩萨的身体比例达上千种。

      丹巴绕旦学画唐卡时,纸张十分紧缺。他先在木板上练习各类佛、菩萨、本尊、护法等佛像的造像量度,然后学习上色、勾线、描金图案、背景、开眼等唐卡技法。他天赋极高,很快就准确地掌握了造像量度,还能即兴创作,将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描绘成画。

      15岁时,丹巴绕旦被父亲送到色拉寺出家为僧,师从高僧强巴阿旺学习,经受了良好的传统佛学教育。这为他后来的唐卡创作和大学教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    从1959年到1978年,西藏社会经历了剧烈的社会变革。在这期间,丹巴绕旦曾到纳金电厂当工人,赴藏北色林措挖硼砂,在山南浪卡子农场小学当老师。他的美术特长,只在绘制巨幅毛主席像和抄写毛主席语录时才能发挥出作用。

      当丹巴绕旦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机会拿起画笔时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雪域高原,也为他开启了事业之春。1979年,他被调入西藏师范学院(西藏大学前身之一),从事格萨尔王的抢救和插图绘制工作。

      打破传承局限,开办唐卡艺术学校

      作为一名唐卡画师,丹巴绕旦是不幸的,在他创作能力最强的18岁至38岁期间,他的唐卡绘画才能没有很好地得到施展。因此,改革开放后,重拾画笔的丹巴绕旦十分兴奋,他为藏族史诗《格萨尔王》精心绘制了几十幅插图。

      然而,画唐卡始终是丹巴绕旦心中深藏的一个梦。当听说整个拉萨的唐卡画师不过二十来人,其中年纪最小的就是自己时,丹巴绕旦深受震撼。过去,西藏唐卡的传承方式为“传内不传外,传男不传女”,这让唐卡技艺在历经“文革”浩劫之后濒临失传的危险。

      1980年,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弘扬唐卡艺术,丹巴绕旦决心打破数百年来的传统,开办私立的唐卡艺术学校,面向社会招收学徒。当时,他刚从山南调回拉萨不久,寄居在措美林寺旁第六世热振·丹增晋美活佛家中,因此,他的唐卡学校就办在热振活佛的院子里。

      当丹巴绕旦开办家庭唐卡学校的消息传开后,3个年轻人成为了他的首批学徒。其中,他的得意门生格桑次旦后来成为了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、勉唐派唐卡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。对于前来求学的贫困学生,丹巴绕旦一律不收学费,这一传统延续至今。

      1989年,丹巴绕旦在措美林寺附近买下一处院落,将家和学校一起搬了过去。随着学生越来越多,家里逐渐容纳不下了,上世纪90年代末,他又用积蓄买了4间房子用作教室。

      唐卡学校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,不同民族,不同性别甚至不同国籍,丹巴绕旦对学生一视同仁。曾为奢侈品代理商Joyce做过店面视觉陈列设计的女设计师张春莹,2010年到西藏学习唐卡,就曾慕名到丹巴绕旦唐卡学校拜师学艺。

      唐卡学校的制度非常严格,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8点,学生都要按部就班地接受训练;前一阶段的基础不牢靠,就不能进入下一阶段的学习。学生想要系统地掌握所有唐卡技法,通常需要六七年时间。临毕业前,丹巴绕旦要求学生认真完成“吞唐”(毕业唐卡)的绘制。他在每一幅毕业作品上精心题注、签字、盖章,按照不同的等级,对每位学生的唐卡技法进行评价。

      30多年来,从丹巴绕旦唐卡学校毕业的学生达300多人。他们中有人回到家乡后,又开班授徒,累计培养了唐卡学徒上千人。达孜县唐卡画师罗桑桑格,从1997年至2005年在丹巴绕旦唐卡学校习画8年,毕业后回到家乡开办唐卡学校,还吸引了上海戏剧学院一位女博士跟他学习。

      2013年,丹巴绕旦将唐卡学校的重担交给了儿子旦增平措。为了让学生们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,旦增平措自费租下一幢小院,将学校搬迁到那里,并将学校正式命名为“西藏丹巴绕旦唐卡艺术学校”。

      据统计,如今,拉萨的唐卡画师已超过1000人;在全国,唐卡画师超过了1万人。

    丹巴绕旦(中)和他的学生合影 资料图片

      构建西藏传统绘画教学体系

      1985年,丹巴绕旦被调入西藏大学艺术系任教,组建藏族传统美术教研室。将西藏传统绘画的实践和理论教学引入高等教育体制,是他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成就之一。

      从一名小学教师一跃成为大学教师,这是改革开放为丹巴绕旦带来的人生巨变。尽管他已经在家里办学收徒,有了较为丰富的教学经验,然而,要将这一传统文化引入高等教育体系中,却是一个新课题。在丹巴绕旦看来,家庭授课与大学教育最大的区别在于理论修养。其中,教材编写和相关课程设置更是极为重要。

      “当初给学生上课时,没有专门的教材,相关的教学资料也非常欠缺,需要自己动手编写教材。”丹巴绕旦回忆说。

      如今,西藏大学美术系的学生要了解西藏传统绘画的历史,丹巴绕旦的《西藏绘画》《西藏美术史略》《汉藏藏汉美术词典》等是必备教材和工具书。在丹巴绕旦等的努力下,西藏大学的藏族传统美术专业逐步建立起了完善的理论体系。尤其是《西藏绘画》一书,填补了藏族传统美术教材的空白。该书从度量经到材料工具的制作和使用,都进行了详细的描述。丹巴绕旦通过查阅古籍、藏传佛教经文,结合个人经验,将佛经中对于形制和色彩的造型方法进行了归纳、总结。

      丹巴绕旦认为,学画唐卡是一件关乎信仰的神圣事业,因此,他对学生的教育分外严格。1987年,西藏大学美术系首次招收了两名唐卡专业的学生昂桑和巴欧。丹巴绕旦初次见到昂桑时,就跟他“约法三章”:要学画唐卡,不能吸烟,不能喝酒,不能打架。昂桑作出了三项承诺,并付诸实践,丹巴绕旦才收下他。

      30多年来,丹巴绕旦共培养了30多名藏族传统美术方向的硕士研究生。如今,这些人已成为西藏美术教学实践与研究的骨干力量。

      除了编写教材、培养人才之外,丹巴绕旦的另一大贡献,就是恢复了藏族传统绘画颜料的制作工艺。

      西藏唐卡的珍贵之处在于,它使用的是天然的矿植物颜料,历经岁月变迁,也会经久不褪色。在藏传佛教中,使用珍贵画材也被视为对佛的最神圣的供养方式之一。

      “从艺术的角度来说,化学颜料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唐卡的视觉效果,但无论是从色泽还是保存的时间上,都没法和天然的矿植物颜料相比。”丹巴绕旦说。

      然而,经过“文革”浩劫之后,现存用以绘制唐卡的矿石材料越来越少了。传统的采料、制色、调色、用色工艺都有待恢复。1996年,丹巴绕旦与西藏大学艺术系的阿旺晋美教授,联合地质专家索朗仁青、其美多吉,申请了西藏自治区重点科研项目“藏族传统绘画颜料的恢复与发展”课题。项目历时3年,丹巴绕旦和项目组成员走访了尼木县等颜料产地,拜访制作矿物颜料的老艺人,研究开发了20多种颜料的研制方法,为西藏唐卡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创造了基本的物质条件。

      画唐卡是一种信仰

      在过去,唐卡是神圣的,不能买,只能请;牧民把唐卡请到家里,要挂在佛堂的位置——它是信仰的象征。

      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藏族聚居区旅游业的兴起和繁荣,唐卡作为一种艺术收藏品,逐步实现了市场化。

      1978年,拉萨唐卡画师边巴将一幅绘有护法神的唐卡,以200元的价格卖给了在布拉达宫附近开设展览馆的外国人。当时的200元,相当于边巴在布达拉宫画一个月壁画的工资。这笔交易也是唐卡市场化的重要开始。

      近年来,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,唐卡艺术尤其是青海热贡地区的唐卡艺术发展十分迅速。据统计,仅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,从事包括唐卡在内的热贡艺术的产业人员就逾4万人,文化产业年收入达7.8亿元。该州所辖的同仁县境内,吾屯、郭麻日、年都乎等村,90%以上的家庭都在绘制唐卡,依靠唐卡实现了脱贫致富。

      在市场化的驱动下,一些人把唐卡创作当成了一项产业。为压低成本,一些人将传统天然矿物质颜料替换成廉价的化学原料或广告粉,实行流水作业。

      对于这些市场乱象,丹巴绕旦并不认同。在他看来,唐卡不仅是一门艺术,更是一种信仰,绘制唐卡本身就是一种修行。他常说:“唐卡艺术不是创作,只是唐卡画师世世代代的传承。”

      在西藏,曾经流传这样一个评价:“看了安多强巴的画会让人产生欲望,看了丹巴绕旦的画会让人产生信仰。”

      听闻此言,丹巴绕旦忍不住开怀大笑。安多强巴是他的生平好友,也是知名的唐卡大师。丹巴绕旦不知道这句话源自何处,但这句民谚说到了他最核心的创作信念,那就是以信仰的虔诚之心去创作。少年时出家为僧的经历,让丹巴绕旦的作品具有一种特殊的宗教感染力。

      直到现在,丹巴绕旦还保留着每天早上都到布达拉宫孜廊转经的习惯。尽管由于早年间长期作画,视力损伤严重,但他还会给学生讲课、评作品、办讲座,为西藏唐卡的传承奉献着心血和热情。

      如今,“80后”唐卡画家旦增平措接过了父亲肩上的担子。在网红纪录片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,旦增平措被誉为“拉萨金城武”,他的唐卡作品每幅售价接近20万元;他会向网友直播自己画唐卡的过程。但这样一个时尚青年,每次创作唐卡之前,依然会到大昭寺前跪拜祈祷。因为他知道,唐卡的灵魂在于信仰,他希望以此方式保持着对藏传佛教的一种敬仰之心。

      【对话】

    不能为了赚钱,忘了艺术的根本

    丹巴绕旦唐卡作品 资料图片

      记者:改革开放以来,唐卡绘画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,取得了哪些进步?

      丹巴绕旦:变化特别明显。改革开放之初,拉萨的唐卡画师只有二十来人,如今有数千人从事唐卡行业。我自己培养的画师就有300多人,其他画师培养的画师也很多,数量上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      社会上对唐卡的认识也和从前大不相同。以前,牧民请唐卡都是出于信仰,用于挂在家里或者供奉给寺庙。现在,内地游客到西藏旅游的特别多,他们很喜欢收藏唐卡,或把唐卡作为礼品送给亲朋好友。外国人购买唐卡的也很多。因此,现在唐卡的发展空间广阔,市场前景比较明朗。

      从国家层面来看,党和国家对唐卡这种藏族传统绘画技艺十分重视,将其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给予了各种政策上的扶持。我在2007年被认定为勉唐派唐卡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,让我对唐卡的保护和传承有了更多的动力和责任。

      记者:唐卡的传承方式,以前是家族内部传承;改革开放以来,您开设学校免费教授学生,这种传承方式的改变对唐卡的发展有何影响?

      丹巴绕旦:以前家族内部传承,唐卡的市场较小;通过开办学校,画唐卡的队伍越来越壮大,从而扩大了唐卡的市场,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。

      从传承民族文化角度来看,如果只是家族式内部传承,唐卡这门手艺可能早就断代了;开办学校可以培养更多传承人。我现在带的徒弟中,不仅有藏族,也有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,甚至外国人;不仅有男性,也有女性。尽管有些人学习时间很短,只是体验一下唐卡的制作过程,但这种学习也会增进他们对唐卡的了解,激发他们的兴趣。

      记者:学校传承会不会不如家族内部传承严格,导致学生的艺术水平降低?

      丹巴绕旦:无论是家族内部传承还是学校传承,在培养时我都是同等要求、平等对待的。在我教的学生当中,有的学生画技甚至超过了我。对他们取得的成绩,我感到非常骄傲,我培养学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唐卡、为了民族文化的传承。

      记者:除了学校传承,您对儿子旦增平措也提出了传承要求,但他到内地学画画,似乎更喜欢现代艺术?

      丹巴绕旦:以前,旦增平措对当代画派感兴趣,我时常提醒他,要学好祖传的技艺。现在,他年纪大了,肯听我的话了,开始喜欢画唐卡。他不仅是大学的唐卡老师,还负责家里的唐卡学校。

      记者:对家庭学校的学员和大学生的教学,您在培养方向上有何不同?

      丹巴绕旦:家里带学徒,主要是培养画技;在大学带学生,则以学术理论为主。两者有比较明显的区别:一个注重应用,一个注重理论。一般来说,两者各有利弊:学徒文化水平低,以农牧民为主,我一星期给他们讲一次理论课,但效果不太好;大学生学术性强,写论文很厉害,但画画不行。

      记者:唐卡技艺在传承的过程中,主要存在什么问题?

      丹巴绕旦:现在的唐卡画师文化水平普遍较低,多半是初中毕业生,对藏文化的理解还不够,对理论体系不熟悉,对自己的作品不理解。我建议,画师们要在提高文化水平的基础上学习唐卡绘画。一个合格的唐卡画师,无论是绘画理论还是实践操作,两手“都要硬”。

      记者:您曾经对学生说过,唐卡不是创作,而是传承,也就是说您不赞同随心所欲地创作?

      丹巴绕旦:学生开始学习唐卡绘画的时候,我要求他们要按照传统绘画的规律,规规矩矩地学习。毕业后,自己在创作唐卡的过程中,背景图案是允许发挥的,但是佛像本身有固定的量度,必须按照传统来画,不能随心所欲地创作。

      记者:唐卡绘画技艺中,您认为应当如何传承和创新?

      丹巴绕旦:从古至今,唐卡传承了上千年,不同年代的唐卡会有不同的面貌。但这种变化是缓慢发生的,变化是非常细微、自然的。比如说,我和我爷爷画的唐卡会有区别,徒弟和我画的唐卡也会有区别。每个唐卡画师都会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创新,但这种变化是逐步的、缓慢的、递进的。

      记者:那您是否赞成在唐卡里引进现代艺术、西方艺术形式?

      丹巴绕旦:我自己尝试过国画、写实风格的唐卡创作。比如,我以写实的方式画过清代著名的藏医学家钦绕罗布。这种风格的唐卡以前是没有过的。这种探索和创新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,但不赞同过多地引进其他风格,从而影响唐卡自身的风格特点。

      记者:听说在你的唐卡学校,学生学白描要学3年?现在唐卡市场火爆,一些人为了追求利润,不注重白描,这对唐卡传承有何影响?

      丹巴绕旦:在唐卡绘画中,白描基础非常关键,必须好好学习。如果白描学不好,很难画出精致的唐卡。我对学生学习的时间没有统一要求,要看他的天赋和努力程度。有的学生天赋好,学得很快,一两年就毕业了,有些人则要三四年。一般来说,我的学生白描要学两年,学生毕业平均要6年时间。

      记者:听说您年轻的时候,牧民用一壶酥油可以换您一幅唐卡。您如何看待唐卡的定价问题?

      丹巴绕旦:倒没有说是一壶酥油换一幅唐卡,而是按照对方经济情况,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,没有固定的价格。现在我给客户的也是良心价,不会狮子大开口。当然,我画唐卡也是为了谋生、养家糊口,因此不会说不要钱,但不能漫天要价。

      记者:现在唐卡市场非常火爆,甚至有一些虚火存在,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唐卡市场?

      丹巴绕旦:唐卡市场扩大,唐卡名声越来越响,这是值得高兴的事。但唐卡画师不能为了赚钱,就忘了艺术的根本,忘了文化传承。艺术品和商品还是有区别的,如果只是将唐卡当成一件商品,艺术含量却越来越低,这样迟早会毁坏唐卡的名声。

     

    (编辑:赵琳

    [字号: ]


    网站声明
   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,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    电话:010-82685629 电子邮箱:zgmzb@sina.com
   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!

    最新新闻

    专题

    更多>>
    • 【民族影像志】
    • 【传承好家训 培育好家风】
    • 【坚定文化自信 重读史诗】《江格尔》
    2018香港白小姐一肖一码中特网免费资料期期准